笔趣阁 >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> 第13章 斩杀鳌拜
    沈易和韦小宝便也跟在那老仆身后,往内牢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进门里,忽然听见门外两个人齐声大喝:“什么人?站住!”

    随即,便是飕飕几道箭矢破空之声,紧接着打斗之声大作。

    韦小宝想出去查看,却被沈易扯住了手臂:“别去,万一是鳌拜的余党,你就危险了。倒不如藏身这石牢之中,等待卫士来救援。”

    韦小宝一听,觉得是这个道理,便道:“我去把大门拴上,免得那些人冲进来!”

    然而他刚往外走了一步,便听“砰”地一声响,那没有关上的石牢大门已被人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见五名青衣汉子,还有一位长须老者各持兵刃,冲进了石牢,指着韦小宝问道:“鳌拜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长须老者更是冲将过来,便要抓起韦小宝,把后者吓得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鳌拜余党来救他了!”

    沈易明知这些人是天地会,却故意如此大喝一声,随即一掌拍在那冲过来的长须老者肩膀,同时另一只手拉着韦小宝便往里面跑。

    “大哥又救我一命了!”韦小宝这才反应过来,惊魂未定地念叨。

    “追!鳌拜定是关在了里面!”

    一名青衣人立即追了上来,其余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众人追到里面,便瞧见了关押鳌拜的监牢,但监牢大门乃是铁铸的,任凭几人刀砍剑劈,拳打脚踹,愣是动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“须得赶快!”

    一人焦急道。

    长须老者道:“废话,谁不知道要快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再劈砍铁门,转而拿起一根铁棍,开始撬铁门上那由四个铁条构成的窗洞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又有三名青衣汉子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拿下这两个朝廷走狗!”长须老者指着沈易和韦小宝,吩咐道。

    此间地形狭窄,九个人挤在一起,几乎施展不开手脚。

    韦小宝正被沈易拉着躲在身后,忽见一人从侧面挺剑向他背心刺来,顿时亡魂皆冒,生死之间竟生出了一股大力,站起来往前一冲,猛然将前面正在撬铁条的老者撞了开去。

    那铁条已经被撬弯了不少,韦小宝就势一钻,竟从两根铁条之间钻进了囚牢!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贼子,我绝不会让你们救走鳌拜!”

    沈易见状也不犹疑,又是一声大喝,同时双拳齐出,轰在了挡在身前的两名青衣大汉身上。

    这两人见他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,哪想到竟有如此修为,当时便被一拳一个,直打退了三四步。

    这还是沈易知道他们的身份,故意留了力的结果,否则他们都要横死当场。

    击退这两人,沈易也不继续纠缠,紧随韦小宝之后,同样从那铁条之间钻进了囚牢。

    “该死,该死!”

    几个大汉气得直跺脚,可他们都是成年人,个个身形壮硕,哪能像沈易他们两个十四五虽的少年郎一样,钻过那狭窄的铁条空隙?

    只能在囚牢外大骂不止。

    韦小宝见自己那些人暂时奈何不得自己,不由又镇定了些,喝道:“你们进不来的,此时再不逃,只等大军一到,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!”

    但他话音未落,便忽然听见身后呛啷啷一阵巨响,回头一瞧,只见鳌拜双手舞动铁链,口中胡乱叫喊着,正向他冲刺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老小子被毒疯了,居然没死!”

    韦小宝心念电闪,赶紧一个驴打滚,往旁边翻去。

    “小宝勿怕!”

    沈易见状立即高喝一声,双腿在地面猛然一蹬,身形便迎向鳌拜蹿了过去,双拳直轰对方胸口。

    韦小宝赶紧又一个翻滚,躲到沈易身后,心中暗自侥幸:“多亏有大哥助我,否则今日已死了不知几次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沈易两只铁拳轰在鳌拜胸口,直将他捶得连退数步,但他吃了韦小宝的混合毒药后,似乎已失了神智,根本悍不畏死,紧接着便又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韦小宝在旁边看得忍不住心惊,随即灵机一动,从靴中抽出一柄寒光湛湛的匕首,往沈易身前抛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接匕首!”

    这匕首乃是他抄鳌拜家时所得,真正是削铁如泥。

    沈易立即会意,一把将匕首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随即他张口怒啸一声,整个人仿若化作了一头猛虎,将匕首送向鳌拜心口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利刃入肉之声响起,鳌拜身子登时一僵,双手在空中无意识地挥舞了一下,镣铐当啷啷响了几声,整个人便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沈易毫不犹豫地走上前,一刀斩下其首级,高举过头,不顾鲜血淋漓地洒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鳌拜已被我枭首,尔等余孽还要救他吗?”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铁条落地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原来,竟是那长须老者已经将窗洞上的铁条撬下。

    但是,众人却呆呆地望着那高举鳌拜首级,一身是血的少年,竟是忘记了往里冲。

    一时间,囚牢里诡异地陷入了寂静。

    “喂!你们要救的人已经死了,还愣在这儿等着被大军剿杀吗?还不赶紧退去?”

    韦小宝被这幕场景弄得有些心惊肉跳,生怕这些“鳌拜余党”还要为鳌拜报仇雪恨,忍不住出言相劝。

    但他也怪不得沈易杀了鳌拜,因为刚才那种情况,沈易若是不杀鳌拜,那只怕他已经被疯掉的老家伙弄死了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阵略显干涩的嗓音,长须老者和青衣大汉们这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鳌拜被那小子杀了!”

    “先进去瞧清楚,是不是真的鳌拜,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长须老者做了决定,翻身从窗洞里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继续往前,而是站在那儿,等到身后所有青衣汉子都钻进来,才一起向沈易走来。

    韦小宝躲在沈易身后,不由对身前仍旧面不改色的沈大哥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敬佩。

    明明只比自己大一岁,面对如此危险的局面,居然还能凛然不惧,实在不是凡人。

    沈易瞥了一眼众人,不屑道:“瞧仔细了,是不是你们的主子鳌拜!”

    他随手一扔,将首级扔向长须老者。

    “听你们口音纷杂,应当有不少是汉人,怎么也甘心为鳌拜这满狗做爪牙?真是助纣为虐的渣滓!”

    沈易依旧装作不知道对方的身份,咬牙切齿地道,似乎对鳌拜和他的党羽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将身上的侍卫装束退下,露出了里面的青色长衫。

    “果然就是鳌拜,我早已暗中瞧过他无数次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鳌拜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先把这两个小子和鳌拜的首级都带回去,到时候再说!”

    随着长须老者一声令下,青衣汉子们便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沈易假意抵挡了几下,最后却装作寡不敌众,假意昏迷过去,任由这群人扛着他们,逃出了康亲王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