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> 第十一章 泪眼汪汪
    内庭中,耿精忠听了刘丰的禀报,居然不惊反喜。

    “这个鳌拜,当日本世子去给他送礼,他正眼都不瞧我一下,有此下场也是活该!”

    耿精忠面上露出快意之色。

    实际上,即使身为王府世子,他也时常能在一些八旗子弟身上感受到那些满人对汉人的歧视,所以对满人也并无好感,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鳌拜此人乃是满清第一勇士,怎会被区区几个小太监拿下?这其中必有蹊跷。”沈易不动声色地说出道。

    耿精忠和刘氏兄弟闻言,不由皆是一怔,也觉得这事情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鳌拜虽不是江湖中人,没修炼过内功,但天生神力不说,且戎马半生,即使是寻常二流巅峰的高手,也未必能取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【注:原著小说里鳌拜并没有修炼过内功,只是个天生神力的沙场宿将,实力远没有某些影视作品里表现得那么强,更不可能压着陈近南等一流高手打。

    再者说,韦小宝和康熙就带着十二个练了几个月摔跤的小太监,任凭他们使尽下作手段,有可能杀死或擒住陈近南吗?显然不可能。如果鳌拜比陈近南还强,就更不可能被杀、被擒。

    另外,原著中毛东珠(假太后)和海大富的实力,也就是一流垫底的样子,同样没有某些影视作品中那么强。

    当然,类似的实力高低问题肯定还会有,作者会尽量贴合小说原著(即使是原著也有许多版本,只能以作者看得为准了,也就是94年三联版),如有些许偏差,也希望看官大人们能多包涵。(莫说我水,本段近三百字,后面补上)】

    刘丰思索片刻,道:“纵然是我们兄弟两个,再加上沈兄弟,只怕也就勉强能压住鳌拜,可对方若有心逃走,我们也绝对留之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得不错。料想皇上应是早就想除掉鳌拜,所以提前在大内埋伏了江湖高手,这才将鳌拜擒住。至于那些小太监,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说辞罢了。”

    刘厚也赞同道。

    沈易闻言不由暗笑。

    小皇帝虽然早就想除掉鳌拜,而且也确实密谋已久,但其实真没请什么高手。因为他和韦小宝见识太浅,根本不知道鳌拜有多强,自以为训练的一群小太监已经有了一搏之力,便索性动手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原著中若非鳌拜气运不佳,被韦小宝用香灰迷了眼睛,又没想到康熙居然亲自拿匕首捅他,只怕有大概率能反杀。

    心中虽知道真相,沈易却并不点破,而是意味深长地道:“不过此番鳌拜之事,却也为世子敲了一记警钟啊!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耿精忠眼中的快意顿时消散,有些惊疑道:“沈先生此言,有何深意?”

    耿精忠虽感激沈易的救命之恩,私下里称之为兄弟,但其毕竟是王府世子,又怎会在明面上和自己的部下称兄道弟,岂不是自降身份?

    所以,平常都称沈易为沈先生,既有尊重之意,也不算疏远。

    沈易认真答道:“鳌拜实力如此之强,手中更是大权在握,都能被几个江湖高手轻易拿住,眼看身家性命便要不保……世子殿下你,还有远在福建的王爷,也该有所防备啊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这话明面上看,是要耿精忠父子当心江湖高手刺杀。实则,却是在暗示,任凭你权柄再重,也难逃皇帝一言而决生死!

    这话有离间君臣的嫌疑,但沈易既然没有明言,那任谁也挑不出任何毛病——只是让王爷父子警惕江湖高手刺杀罢了,又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“故而属下以为,世子应该命人去笼络一些江湖好手,倚作护卫。不是我妄自菲薄,又或是看轻两位刘大哥,只是凭我们的力量,若是与某些高手碰上,只怕仍难护得世子周全。”

    离间君臣这种事,沈易知道记不得,所以点到即止,也不管耿精忠有没有听懂话中的内涵,便继续说出自己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而且王爷和世子的手中,也理应掌握一些江湖力量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句句在理,完全说到了耿精忠的心坎里。

    尤其他先被高手绑架而受伤,此番更是发现连鳌拜那样大权在握的存在,都随时可能被一群武功高强之人擒杀,心中的顾虑早已滋长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此言极是,早该如此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耿精忠不由瞥了刘氏兄弟一眼,心中有些不满——你们两个都跟随我和父王多久了,居然从来没想过要为我们父子去招揽高手?难道是怕请来了真正的高手,就没了你们的位置?

    他如此一想,不禁愈发觉得人和人的差距真是大。

    看人家沈易才来几天?从不居功自傲不说,还主动要求减薪,此刻更是敢于承认自己的不足,建言广纳江湖高手。

    这才是忠心耿耿的厚道之人啊!

    刘氏兄弟浑然不知自己两人又躺枪了,只觉得世子看过来的眼神好像不太对,却也不敢询问,只能默默承受。

    好在耿精忠顾忌他们是跟随了其父多年的老人,也没直接给他们难堪,转而望向沈易:“沈先生,你这话大有道理,是该多招募些江湖高手。此事既然是由你提出,不如就由你去办如何?”

    沈易眼底闪过一丝喜意,这正是他此番提议的真正目的所在。

    不过,却不能立即答应,还要以退为进,争取耿精忠的进一步信任才行。

    “不可!如欲招纳高手,则必须调用大量金银财货。而属下跟随世子不过两月有余,若是担此重任,不免惹人非议……此事,还须交托刘丰、刘厚两位德高望重的大哥去办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就是我不想经手那些财货,免得受人猜忌,还是让那些老油子去吧,他们能服众!

    刘氏兄弟闻言,顿时信念一动。

    这是个肥差啊,那大把的金银一到手,具体花销还不由自己说了算?

    不忘给沈易一个感激的眼神,刘丰当仁不让地抱拳道:“世子,此事如交付卑职去做,卑职必定办得妥妥帖帖!”

    那语气掷地有声,自信十足。

    沈易暗叹,这俩兄弟武功不错,脑子却是一个比一个不够用。

    耿精忠本来就看他们不顺眼了,兄弟俩却还没自知之明,现在一见到有油水可捞就往前冲,岂不更招人嫌恶?

    果不其然,耿精忠闻言却不咸不淡地道:“既然刘百户有把握将事情办妥,那为何从不见你提起此事呢?”

    好家伙,原来你这两兄弟早就有路子请到江湖高手,却始终不提。果然是怕人家抢了自己位置,才不肯替我和父王招揽!现在看到有好处拿了,倒是比谁都冲得快!

    言罢,耿精忠也不去理会刘氏兄弟略显茫然的眼神,竟是笑着上前,握住了沈易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与沈先生一见如故,且先生还曾于我有救命之恩,便是给先生三五十万两银子以报答,那也是应当应分的事!更何况,先生此番调用些许金银,还是为了替我和父王去招揽高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叠银票,递到沈易手中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这总共是五万两银票,你尽管拿去!此事,便尽托于先生了!”

    “世子如此信任属下,属下必效死力!”

    沈易一脸感动地接过银票,竟已是泪眼汪汪——真是眼泪,不过却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多钱而流下的激动之泪!

    耿精忠见他如此真情流露,不由愈发欣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