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> 第六章 世子殿下
    两个喇嘛不由一愣,没想到沈易“忍气吞声”那么久,最后居然会开口挑衅。

    没错,在他们看来,这事儿就是沈易在挑衅,却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是何等过分。

    年轻些的喇嘛嗤笑道:“怎么,莫非小施主还想再谢谢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我师兄弟二人向来以助人为乐,从不收取报酬,不过小施主若是诚心诚意地想给,那贫僧也不拒绝。”

    年长的喇嘛双手抱胸,脸上嘲讽的意味十足,说出来的话更是嚣张至极。

    他们明知沈易是动了怒,却故意问他是不是要酬谢自己二人,这等肆无忌惮以及不要脸的劲头,实在让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一时间,客栈里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报酬?请你们舔盘子就是报酬!”沈易一拍桌子,从板凳上站了起来,“不是喜欢吃白食么?那就将这些盘子舔干净,可别浪费了!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里桌那个锦衣公子看得这一幕,眼中满是玩味之色。

    两个喇嘛脸色登时便阴沉了下去,他们没有想到,沈易一个半大小子,居然敢这么跟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可知自己在跟什么人说话?”

    年轻些的喇嘛怒目圆睁,恶狠狠地道。

    沈易神色冷漠:“我不管你们是谁,赶快舔!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至于为了这点事儿就杀人,但若只是揍两人一顿,那也未免太便宜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!放肆!”年轻喇嘛大怒,伸手指着沈易的鼻子,“我们都是巴颜法师的弟子,巴颜法师可是活佛最亲信的人!此乃法师大弟子多摩利,我乃二弟子库隆!你敢对我们这样不敬,不怕……啊!”

    这位叫库隆的喇嘛话还没说完,指着沈易的右手便被后者一把抓住,用力向下一撇!

    便听“喀嚓”一声脆响,竟是生生将他的手腕折断了,随即客栈里便响起了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敢伤我师弟!”

    多摩利见状脸色大变,怒极之下便是一拳挥出,笔直地砸向沈易面门。

    “不知廉耻的东西!”

    沈易不屑地冷哼一声,左手后发先至,稳稳地接住了多摩利全力砸来的拳头,右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更加势大力沉地打出一拳,轰在了对方的鼻梁上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过后,多摩利痛得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哀嚎。

    “喜欢吃白食是吧?今天就让你们吃个够!”

    沈易却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,伸手抓住两人的脑袋,毫不留情地按在了两盘剩菜上!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喇嘛虽然身材肥硕,但实力却远逊于沈易,脑袋被按在盘子上,尽管奋力挣扎,却根本无法挣脱,被菜肴里的种种调料糊得满鼻子满眼,强烈的刺激感促使他们不断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直到所有盘子里的剩菜都被两人“舔”过一遍,沈易才一脚一个,将他们重重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哎呦!哎呦!”

    “疼!疼啊!”

    两人痛得起身的力气都没了,只能趴在地上涕泗横流。

    望着两人的惨样,沈易脸上的怒意稍解,冷哼道:“别号丧了!你们糟蹋了我这一桌子佳肴,打算怎么赔?”

    多摩利和库隆已经深刻地认识到自己两人踢到了铁板,再没了先前的趾高气昂,面面相觑了一会儿,各自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元宝,颤颤巍巍地放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这俩银锭加起来得有十两重,足够摆几十桌这样的菜肴,作为赔偿当然是足够了,但是沈易却还不满意。

    送上门来的冤大头,不好好敲诈一下,对得起老天爷吗?

    “你俩打发要饭的呢?搅扰了我和在座各位的好兴致,就拿这十两银子搪塞?”

    沈易一脚踩在板凳上,发出“噔”的一声响,吓得两个喇嘛一哆嗦,险些就尿了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比人强,他们威风抖错了地方,只能是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对视了一眼后,两人皆是一脸肉痛地各自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,然后还小心翼翼地瞥了下沈易的脸色,见对方神情微缓,才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这两张银票,每张都是一百两的面额,合共整整二百两。

    这个数目已然不少,绝大多数寻常百姓,一辈子也经手不了这么多银子。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!”沈易一把抓起银票和银两,眼底闪过一丝喜意,面上却依旧漠然,“明明这么有钱,却非要吃白食,什么贱脾气!这回长记性了?活该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长记性了!”

    “少侠,我们可以……走了吗?”

    两个喇嘛原本打算吃完饭在这住一晚,可现在挨了顿胖揍不说,还血亏了二百两银子,哪还敢继续留下。

    “滚蛋吧,以后记得做人要低调!”

    沈易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同时笑着望向已经看呆了的掌柜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今天在座各位的饭钱,都算在我账上!各位朋友,无论酒菜,请随意享用,也算是见者有份了!”

    他又向其余各桌的客人们拱了拱手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哎!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豪气!”

    寂静了片刻之后,客栈里发出了阵阵欢呼。

    “嚷什么!咱们都还要护卫公子,岂能饮酒?”

    然而,那锦衣公子身后的一名护卫却出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各桌上的汉子们闻言,气势顿时一蔫。

    不料那锦衣公子却不在意地摆了摆手,笑道:“不必如此,这眼看就到京城了,能出什么事儿?再者说,有你们兄弟俩在侧,本公子的安全定然无虞。大伙都劳顿了一路,是该放松放松,也好提提精气神,进京面……面见那位。众兄弟就随意畅饮,也算成全了这位小兄弟的一番情谊!”

    “既然公子都这么说了,那你们就随意吧。”那护卫听到公子对自己二人如此信任,眼底不由闪过一丝笑意,然后便也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公子,谢谢大哥!”

    “还要谢谢这位小兄弟!”

    一群汉子们再度欢呼起来,吆喝老掌柜上酒加菜。

    老掌柜虽然被呼来喝去的忙碌,却也乐不可支,毕竟一年也难得遇见一次这么大的生意。

    许多人纷纷走过来跟沈易敬酒,感谢他的慷慨。

    就连那位锦衣公子,也遥遥敬了沈易一杯。

    “不论此人是不是吴应熊,都可以结交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热闹的大堂,沈易心中暗暗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