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> 第四章 秒杀史松
    茅十八见他语气恶劣,怒道:“你爷爷的,大呼小叫什么?爷爷还怕了你不成!”

    那军官冷笑连连:“茅十八,你越狱杀人,那是扬州地方官的事,本来用不着我们理会。不过听说你在妓院里大叫大囔,说天地会作乱造反的叛贼都是英雄好汉,可是实情?”

    不等茅十八接话,沈易抢上前一步,嗤笑道:“天地会的朋友们若不是英雄好汉,难道你这种汉奸,反而是英雄好汉?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茅、吴、王,乃至韦小宝脸上,都不免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那军官顿感面上无光,凶狠道:“你就是那个有些功夫的少年郎?听说你也讲了天地会的好话,你和茅十八,都随我走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沈易就明白了,八成是那些盐贩子斗不过自己,回去后又心中不忿,便将事情捅到了官府。否则,这群鹰犬哪能知道得事无巨细?

    “鳌少保派我到南方来,为的就是捉拿天地会反贼。”那军官说着望向吴大鹏和王潭,“我见两位正要跟这两个逆贼相斗,想来不是一路的,这就请便罢。”

    吴大鹏和王潭却不走,前者问道:“请教阁下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那军官在腰间一条黑黝黝的软鞭上一拍,说道:“在下黑龙鞭史松,奉了鳌少保将令,擒拿天地会反贼。”

    吴大鹏点了点头,向茅十八和沈易道:“茅兄、沈兄,天父地母!”

    茅十八睁大了双眼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易虽知道这就是天地会识别自家兄弟的暗号,却也故作不懂:“嗯?”

    吴大鹏顿时了然,微笑道:“没什么,两位兄弟,你们好像并不是天地会中的兄弟,却为何要说天地会的好话?”

    沈易抱拳答道:“天地会保百姓、杀鞑子,做得一桩桩都是好事。我所言俱是事实,哪算是说好话?”

    其实是他有意和天地会搞好关系,自然是捡好听的说。

    茅十八赞道:“正是!江湖上有言,‘平生不识陈近南,就称英雄也枉然’!陈近南陈总舵主,便是天地会的头脑,是大英雄。天地会的朋友们,都是陈总舵主的手下,岂有不是好汉之理?”

    吴大鹏和王潭听得是连连点头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史松却向二人道:“吾乃黑龙鞭史松,你们两个可认识天地会的人?若是奉上情报,抓住了那什么陈近南之流,鳌少保必有重赏!”

    “你这走狗,莫非以为天下汉人都与你一般,稀罕鞑子朝廷的奖赏吗?若再不退去,莫怪小爷不客气!”

    吴王二人尚未答话,沈易便再度上前两步,捏着拳头低喝道。

    他这是有意刷吴大鹏几人的好感度,将来自有裨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沈兄弟,你年纪虽小,却实在对我脾气!”

    茅十八只觉得这个刚认识的小兄弟,句句话都说到了自己心坎里,却又怎知这些本就是他的台词,转而又指向史松。

    “做你娘地清秋大梦,凭你们这些废物,也想拿住陈总舵主?你开口闭口的鳌少保,老子早晚要去取了这所谓‘满洲第一勇士’的狗头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反贼!”史松气得是脸色铁青,也不再所有顾忌,“众人听令,给我捉拿这两个反贼,但有反抗者,以同罪论处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十几名清廷官兵齐声应是,紧接着便攻伐上来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!”

    茅、吴、王三人正待上前御敌,却见沈易当下脚下一蹬,身形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吴、王二人面露诧异之色,茅十八笑道:“两位兄弟且看着就是,我这位小兄弟,武功更在我之上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沈大哥的武功高得很!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围攻,韦小宝不仅没有恐惧,反而显得格外兴奋。

    这些话听在吴大鹏、王潭的耳中,不免有些狐疑——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武功又能有多强?更不要说在五虎断门刀茅十八之上了!

    然而很快,这种狐疑就彻底变成了惊讶。

    只见那史松一声怒喝,黑龙鞭化作一条黑影,卷向飞跃而起的沈易右腿。

    沈易却视若无睹,任凭那鞭子在自己右腿上裹了两圈,未等对方使力,一双手掌便化作铁拳,直奔史松脑门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道闷响传出,众人便瞧见沈易那一对铁拳狠狠地轰击在史松的两处太阳穴,将对方打得双眼暴突,随即又化拳为掌,猛然用力一搓,脖子也应声断了!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军马还在前冲,史松便已倒地而亡!

    沈易脑海突然响起了系统提示——

    “您击杀三流后期敌人一名,获得70积分!”

    他有些惊喜,没想到击杀敌人居然还能获得积分。

    至于传说中杀人之后的恶心感,那倒是没有,只是微微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或许是系统赋予了他额外的战斗天赋?又或者是他天生是个战士?

    沈易不知道,也顾不上多想,因为他杀了史松之后,其余官兵都惊叫着向她围拢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也并不惊惶,只是用力一甩右腿,将裹在腿上的黑龙鞭甩入空中,伸出右手将之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身躯也稳稳地落在了前冲的军马身上,不过却是倒骑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手中长鞭奋力一甩,卷住一个冲上来的官兵脖子,猛然往后一带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那官兵哪里吃得消这等力道,顿时落下马来,被马蹄重重地踏在了胸口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沈易倒骑着军马,手中长鞭不住挥动,宛若一条敏捷的灵蛇四处游弋,十几名官兵愣是无法近身。短短数息之间,便已经有六七人栽倒在地,俨然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了!

    “您击杀末流敌人一名,获得10积分!”

    “您击杀末流敌人一名,获得10积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系统提示表明,这些官兵虽然实力参差不齐,但只要是修为比沈易低一个大境界,击杀后就都只有10点积分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系统有意设定的限制。只怕等沈易迈入二流境界后,再击杀末流的武者只能获得1点积分了。

    “史大人,史大人!”

    “史大人被杀了!撤!这反贼武功了得,不可力敌!”

    还剩下七八骑已经吓破了胆,也顾不得地上生死未知的弟兄,纷纷呼喝着向扬州城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番战斗快如闪电,前后只在十几个呼吸之间,看得吴、王二人是目眩神迷,好几次险些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莫说是他二人,就算是见识过沈易手段的茅十八和韦小宝,此时也是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