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> 第三章 清兵追至
    “茅兄且慢!”

    沈易赶紧出声喊住了茅十八。

    剧情可不能因他改变,韦小宝必须得去北京进宫不可。

    茅十八身形顿住,转头疑惑道:“沈兄弟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沈易走上前去,微笑道:“我看茅兄有伤在身,只怕出去之后又遭遇那些青帮的盐贩子。若蒙茅兄不弃,小弟愿护送老兄前往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小弟也愿意护送茅老兄。咱们既然称兄道弟,就该讲义气才对!”

    韦小宝也一脸豪气地道。

    茅十八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过,认真道:“我此行是去与人比斗,而且还背着朝廷通缉,你们与我通行,不怕被牵累么?”

    沈易诚恳道:“正如小宝兄弟所言,咱们既然称兄道弟,自该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否则,先前那些话岂不全成了放屁?”

    “对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!我正想说这个!”韦小宝兴奋地直拍手

    “两位兄弟这话说得好!老茅我在江湖上听人说过几千遍,有福同享的家伙见得多了,有难同当的人却碰不到几个。咱们走罢!”

    茅十八哈哈大笑着,当先走出了丽春院。

    沈易和韦小宝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小宝,你哪里去?回来!”韦春花在后面呼喊。

    韦小宝摆手道:“我送送这位老兄,去去就回!”

    三人出得门去,迎面赶来一架驴车,茅十八出钱雇了,一行人往城西得胜山而去。

    得胜山在扬州城西北三十里的大仪乡,南宋名将韩世忠曾在此处大破金兵,因此名为“得胜”。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后,便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仔细一瞧,所谓“山”竟只有七八丈高,不过是个小丘。

    韦小宝是本地人,介绍了几句,茅十八确定到了地方,便放那车夫回城去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且在此露宿一晚,明日午时,有两个朋友要来与我比斗。”

    茅十八拄着单刀坐下,似乎有些费力,伤势显然不轻。

    韦小宝好奇道:“既然他们明天中午才到,咱们干嘛来这么早?不如在院子里歇一晚,老兄你也好多休养些时候。”

    茅十八哼了一声道:“我是从牢里越狱出来赴约的,现正被官府缉拿,若不提早抵达,万一中间再被鹰犬们耽搁了,岂不成了失信之徒?现在我既已到了,哪怕中途有人把我杀了,也不能算我失信于人!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实在是慷慨激昂,沈易都听得心生钦佩,更不要说韦小宝这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茅兄真乃一言九鼎的大丈夫,让人佩服!”沈易也席地坐下,“既然如此,你俩就先歇下吧,今晚我来守夜。”

    两人知道他武艺高强,便也没有拒绝,纷纷和衣而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掏钱让韦小宝去买了些早点,三人用过之后,沈易便靠在一棵大树底下补觉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听到几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十八兄,别来无恙啊?”

    “吴兄,王兄,你两位也很清健啊!”

    沈易意识到是人家来赴约了,便抬头向声音来处瞧去,两个人快步走来,顷刻间便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一人是老头子,一缕白须直垂至胸,脸上红润泛光,瞧不见多少皱纹。另一个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,矮矮胖胖,是个秃子,后脑拖着条稀疏的小辫子。

    看过原著的沈易知道,这两人前者是“摩云手”吴大鹏,后者是“双笔开山”王潭。

    这两人虽然也是练家子,但和茅十八一样,武功招式精妙,内力却稀薄得很,都算不得什么真正的高手,估计也就是跟自己差不多的水准。

    “兄弟腿上不方便,不能起身行礼了!”茅十八遥遥拱手。

    吴大鹏和王潭面色一变,前者道:“既然十八兄有伤在身,咱们不妨改约他日,另行比过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茅老兄受了重伤,现在比也不公平!”

    韦小宝早就在劝茅十八先养好伤势,这会儿闻言便又附和道。

    茅十八却倔强如故,摆手道:“不成!老茅我正被通缉,不知何时便能丢了性命,哪还能改约!”

    王潭闻言扫了沈易和韦小宝一言,诧异道:“这二位小兄弟,莫非就是茅兄请来的帮手?”

    茅十八刚要否认,沈易却上前道:“我是帮手,这小孩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?我也是帮手!”韦小宝顿时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再练几年。”沈易笑着摇头,

    韦小宝知他厉害,又被他救过,见他这么说,便也不再坚持,撇着嘴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沈兄弟,这……”茅十八面露犹豫。

    他见识过沈易出手,知道对方武功只怕比自己还高出一线,若是借他的手与人比武,不免有些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吴大鹏和王潭却不知道这点,还以为茅十八说得是沈易功夫不行,让他帮忙会被自己二人欺负。吴大鹏便笑道:“十八兄不必挂怀,只是比武而已,点到即止。”

    他这也是好心,毕竟任谁打眼就能看出茅十八伤势不轻,旁边这少年郎虽看起来稚嫩,但既然敢挺身而出,想必多少也有些功夫,起码算个帮手,否则茅十八一个人上,只怕会输得过于难看。

    茅十八知道自己伤势不轻,见对方都这么说了,便也没再拒绝,而是给双方介绍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吴老兄、王兄,小弟有礼了!”

    “沈兄弟有礼!”

    双方互相抱拳见礼,便算是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动手吧!”茅十八撑刀起身,便欲开打。

    双方刚摆好架势,却忽听得马蹄阵阵,十多骑人马从官道飞奔而来,都是清廷官兵。

    眨眼间奔到近处,十余骑散开阵势,将沈易等人围堵起来,为首一名军官纵马上前,喝道:“且住!咱们奉命捉拿江洋大盗茅十八,跟旁人并不相干,都退开了!”

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茅十八哈哈大笑道:“吴兄、王兄,正被我言中了,鹰犬们又撵上来啦!”

    吴大鹏点点头,随即向那军官拱了拱手道:“这位兄弟是安分良民,岂会是江洋大盗?你们认错人了吧!”

    那军官冷笑道:“他若是良民,天下就没有不良之民了!识相的速速退开,否则休怪本官不讲情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