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> 第二章 小宝十八
    盐贩子们一听此言,立即怒不可遏,也不寻仇人了,纷纷冲进那间厢房,与之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“叮铃哐啷”一阵响动,盐贩子们被一个个从房间里踢飞了出来,竟都不是那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盐贩们领头的老者大声问道:“阁下好身手,请问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房内那人骂道:“你爹爹姓什么叫什么,老子自然姓什么叫什么。好小子,连你爷爷的姓名也忘记了!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众妓女之中,突然有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妓女“咯咯”一声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名私盐贩子抢上一步,啪啪两记耳光,打得那妓女眼泪鼻涕齐流。

    那盐枭骂道:“他娘的臭贱人,有什么好笑?”

    那妓女立即吓得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从大堂里窜了出来,指着那盐枭大骂道:“你敢打我妈!你这死乌龟,烂王八……”

    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,污言秽语说了一长串,居然不带重样儿的!

    始终端坐一边的沈易,见状立时笑了:“韦爵爷这份骂功,真是天下无双。”

    那盐枭被骂得大怒,伸手便去抓韦小宝,韦小宝一闪,躲到了一名客人身后。盐枭左手将客人一推,将他推得摔了一跤,右手一拳挥出,便向着韦小宝背心重重捶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大爷饶命!”中年妓女自然就是韦春花,见状不由大声求饶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盐枭的拳头便要砸在韦小宝身上,沈易却猛然从桌上起身,脚下用力一勾,便是一张板凳被踢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那板凳后发先至,重重地砸在了盐枭背上,直接将其砸得瘫倒在地,那一拳自然也就落了空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敢招惹我们青帮?”

    盐贩子们先是一愣,随即瞧见沈易的面容,竟只是个十四五岁的俊俏少年,不由皆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韦小宝知道刚才是沈易帮了自己,又看到他身手不凡,便机灵地钻了过来,躲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多谢这位大哥相救!”韦小宝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莫怕。”沈易一手护住他,同时向前一步,“堂堂青帮,难道只会为难女人、小孩吗?我瞧楼上那兄台没说错,你们还真是给天地会提鞋都不配!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……”

    盐贩子们登时大怒,便要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却被那为首的老者拦住,老者盯着沈易面庞问道:“你莫非是天地会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天地会的人,只是瞧不惯你们欺负妇女孩童的做派罢了。再者说,你们要找天地会的麻烦,那去便是了,在这里耀武扬威,搅扰了大家的兴致,又算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沈易面色平静,语气更是淡淡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不错,这位小兄弟所言深得我心,你等泼皮在此胡闹,哪儿能跟天地会的好汉们相提并论?”

    不等老者接话,那楼上大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又有三个提着兵刃的大汉走了进来,看起来十分精干,显然是些练家子。

    “点子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一个手持长枪的瘦子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老者摇头道:“不清楚,但这两人口口声声给天地会吹嘘,只怕与贾老六关系不浅,说不定就清楚那小子藏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用废话了,我带老五和几个兄弟上去解决那莽汉,你和老三带人把这小兔崽子拿下。”

    瘦子说完,便挥手带着几人往楼梯走。

    老者也不再多言,默默从后腰取出两把短剑,招呼身后几个大汉一起向沈易扑来。

    “你躲到后面去。”沈易手掌轻轻一推,把韦小宝向身后远处推去。

    不料韦小宝却不肯,口中嚷道:“大哥你刚救了我,我不能不讲义气,咱们并肩子上!”

    沈易闻言笑着摇了摇头,韦爵爷身上的优点着实不多,但讲义气却是与生俱来。

    他手上微微使劲,韦小宝毕竟是个普通小孩,哪能抵得住?顿时被推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破空声响起,老者带着几个盐贩子已经冲到近前,诸般武器纷纷劈砍过来。

    沈易嘴角闪过一丝冷笑,身躯轻轻一侧,便躲过所有兵刃,同时一双肉掌握成拳头,狠狠地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老者双手持着短剑,还呈劈砍之势,哪儿来得及招架,便听一声闷响传出,竟被两拳硬生生砸中了胸膛,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一道惊呼声中,老者直接被沈易砸飞了出去,压倒在后面五六名盐贩子身上,一群人防备不及,顿时被撞得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沈易得势不饶人,趁机欺身而上,一通拳脚毫不留情地招呼过去,霎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好汉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服了!服了!”

    这伙人虽然悍勇,但毕竟只是些盐贩子,除了那个当头的老者,都是不入三流的末流角色,哪招得住沈易这般打法?

    挨了一阵痛打后,纷纷求饶起来。

    沈易这两个月可没闲着,哪怕是白天赶路,晚上也同样练功不辍。

    又有雪参丸这等强身益气的大补丸相助,虽然修为提升比末流时更难了些,但他的进境却反而更快了许多。短短两个月时间,竟已将伏虎功第一层练到了圆满,迈入了三流巅峰之境!

    三流巅峰的人物,放在这些末流的盐枭当中,已然是不可力敌的好手了。

    “滚吧!”

    沈易见他们求饶,便也停了手,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多谢兄弟手下留情,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!这两锭银子请您喝酒,算是赔罪。”

    那为首的老者倒会做人,赶紧从怀中摸出了两锭银元宝,每个都有十两重,恭恭敬敬地放在了桌子上,然后才一招手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那几个要上楼的盐贩这时才刚走到二楼,却也看到了自家弟兄摔了一地的惨相,知道今天是碰到了硬茬子,便也不敢再去寻那大汉的麻烦,灰溜溜地跟着老者一起退出了丽春院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丽春院里的姑娘、龟奴,还有客人们才回过神来,发出了阵阵欢呼,同时不断向着沈易拱手,说着各种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那些盐贩子行事嚣张,众人敢怒不敢言,其实也都厌恶得很,所以沈易将他们摆平,也算是替大家出了口恶气,众人自然都对他颇有好感。

    有些姑娘见沈易身手过人,又生得俊俏,便扭着腰肢要凑上来。

    沈易见这一幕不由骇了一跳,他可受不住这架势。

    好在韦小宝及时冲了上来,呼喝着将她们撵开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这些货色,也往我大哥身上凑?先撒泡尿照照自己去!”

    说着他还主动跑到桌子旁,将那两个银锭拿了起来,略带羡慕地看了一眼,然后递到了沈易手里。

    沈易也不客气,他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,便接住银锭塞入怀中,其实则是送入了储物空间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好高的武功,能不能教教我?”

    韦小宝相貌寻常,但却透着一股难得的机灵劲儿,说话的时候满脸堆笑,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沈易正要接话,却闻院里众人忽然发出阵阵轻咦,且目光都投向了二楼,他便也跟着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名人高马大,头上包了白布,满脸虬髯,手持单刀的大汉,从厢房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易知道,这位就是茅十八了。

    茅十八此人头脑莽直,但极讲义气,算是条好汉。

    沈易此番所作所为,其实是为了结交韦小宝,茅十八倒只是顺带。

    之所以结交韦小宝,是为了借对方的手去收集四十二章经,到时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到手,那主线任务也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要加入天地会,还要驱除鞑虏,和韦小宝打好关系,也能对清廷的诸多动向有所了解——尽管韦小宝这家伙是个意志不坚定的二五仔,但关键时刻还是能有不小用处。

    再者说,韦小宝虽然缺点一大堆,但是唯独有一个最大的优点——讲义气。

    原著中,他不论是为了给陈近南报仇,还是为了救九难,甚至是为了救误会他杀了陈近南,而前来刺杀他的茅十八,都甘愿冒生死之危全力以赴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“市井小人”,远比很多所谓的正人君子可靠多了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年纪轻轻,身手却如此了得,叫茅十八好生佩服!未请教尊姓大名?”茅十八扶着栏杆走下楼,来到沈易面前抱拳道。

    他先前在楼上将整个经过看得分明,知道眼前这位少年人的武功,只怕还远在他之上,口称佩服也确实是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五虎断门刀茅兄,久仰!小弟姓沈,单名一个易字,初出江湖也没什么名号,想必茅兄也不曾听过。”沈易拱拱手,佯装恍然道。

    “小弟韦小宝,今日结识两位大哥真是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韦小宝见缝插针,他一直以来都向往那些江湖上闯荡的好汉,此时有机会结交,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是沈兄弟!沈兄弟有这等身手,想在江湖上闯出些名头又有何难?”茅十八笑声爽朗,随即扭头看向韦小宝,“你这孩子年纪虽小,但也有些义气,我老茅愿意结交!”

    韦小宝被他夸得咧嘴直乐,简直都忘乎所以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茅大哥似乎有伤在身,怎么不好生休养,这是要去哪儿?”沈易面露关心之色。

    茅十八拍了拍手中单刀,淡笑道:“老茅与人有约,只要还有一口气,便要赴约,区区小伤又算什么?今日有事在身,不能与两位小兄弟多多亲近,只盼有缘再会!”

    说着又是一抱拳,便转身往门外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