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变小说 > 第十九章 爹杀
    寻马不是不认得牢房,之前下来的时候,都是通过钓篮子下来,所以往左数个几个,就看到牢门了。如今是跳下来的,没有对照物,牢门都很相似,他确实找不到。

    一个一个牢门认过去,自己的这些儿子们长得千奇百怪,有些真的不忍直视,终于他听到了小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哎呀,真的心要化了,寻马心中一荡漾,身上的冷酷和疲惫都没了,他直接爬过去,对吴牙大喊:“特赦令呢?”

    小絮又长大了一些,小孩子长得真快,趴在牢房的铁栅栏后面,头发很长,很久没有理法了。

    在小絮边上的牢房里,传来一个声音:“我还以为你的父爱是骗人的呢。你再不来,我和你女儿就是烤乳猪和烤老猪了。”是寻马的那个大哥。

    小絮把小手从铁栅栏里伸出来,摸寻马的脸,哇哇大哭:“爸爸我以为你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吴牙爬过来,直接用特赦令插入门锁,牢门打开。小絮看着牢房外面,竟然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这样的监禁太久太久了。

    寻马进去一把抱出来,瞬间整个牢房里,都想起了巨大的喊声:“爹!爹!”

    “我有钱藏在外面,救我,我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天下屠龙之术的秘籍,冶炼裁决之杖的工书,我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生孩子!”

    “我有三个妹妹,都在外地,全部都嫁给你!”

    “我是天下文豪,我给你著书立说!”

    边上老房的大哥满脸的胡子,寻马感激地看着他,想用特赦令打开边上那到铁门,但是特赦令似乎用了一次之后,就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大火燃烧,上面的横木开始垮塌,往下落下巨大的木炭块,都在下面的实心地面上堆积起来,四周越来越热。

    那老大哥看着寻马,寻马拔刀砍铁栅栏,这些铁栅栏都是特殊的金属,根本砍不断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牢。不是普通的牢房。

    寻马把小絮背在背上,大哥就看着寻马和小絮:“走吧,如果那么好救人,你何必等那么久,我懂的。不走你们都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小絮紧紧地抓住寻马,大哭,她的生活环境太恶劣,以至于她敏感地知道,即将要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胡伯伯!你不要自己死在这里啊,爸爸快救他!”

    大胡子看着小絮,眼圈也红了,笑着:“大胡伯伯的任务完成了,接下来的任务,你要和你爸爸一起完成了。记得大胡伯伯和你说的故事,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寻小絮是江湖豪杰。”小絮抽搐着大哭,“不要怕死,也不要怕身边的人死,要死的热热闹闹的!才不枉费自己辛苦的长大。”

    大哥对寻马说道:“走吧,我是杀人如麻的大盗,让小絮看到我大哭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寻马眼圈也红了,看了一眼吴牙,吴牙看着锁,摇头。

    又有巨大的木头掉落下来,拉出极长的火焰。整个空间充斥着绝望的惨叫,所有人对着他们大叫,即使知道他们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寻马开始往上爬。他们贴着瀑布,可以隔绝热浪。寻马对小絮说道:“可以大哭,什么都不管,你是孩子,可以哭到事情过去。”

    寻小絮低头看着大哥的牢房,哭着说道:“大胡伯伯,再见!”

    往上一路爬到火长木的下方,温度已经非常高了,只有贴着瀑布,浑身湿透才能勉强呼吸。再往上就是火区了。寻马把寻小絮护到胸前,就准备全身爬进瀑布里。

    吴牙就在他们下方,正要准备进入火区,所有人都静默了,知道唯一的救星要离开了,忽然有一个人喊道:“稻草人说过,你会来救我的。果然是骗人的!”

    接着,所有人都开始喊起来:“是啊,我梦到稻草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梦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它说我们会得救的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开始大喊,到处是此起彼伏的梦到稻草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寻马和吴牙互相看了一眼,心怎么回事,这里所有人,都梦到过稻草人。边上一个牢门里,有一人就说道:“你们有一份特赦令对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转头,就看到一个老头在他们边上的牢门里,说道:“我是天下第一神匠,给我看看那特赦令,可以么?”

    寻马把东西递过去,那老头卡拉卡拉地就把特赦令拆了,那其实一个管状的钥匙,他稍微拨动了几个地方,然后看了看寻马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寻马不知道什么意思,探头过去,他看了看摇头,又看了看吴牙:“也不行。”这时候看到寻小絮,老头招手,小絮把头探过去,老头就从她头上,拔了六七根头发,往钥匙里面一绷,然后重新装好:“行了,现在它可以打开所有的牢门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老头用那管子,直接打开了自己的牢门,然后把钥匙还给了寻马。

    “来吧,老爹,去救你的孩子们。你们看到最底下的石头了么,那上面有一个隐藏的小洞。那个是个钥匙孔,你去转动一下。”

    寻马看了一眼吴牙,说道:“我这拖家带口的,要么你去。”

    吴牙冷冷地看着寻马,接过特赦令,直接翻身快速下到底部,躲过下雨一样落下的火炭,一下找到了那个钥匙孔。他一插一拧,就看到所有的牢门,瞬间全部打开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所有人都静默了一下,足足有三四秒,没有人说话,接着,所有人开始冲出牢门。

    “爹!谢谢爹!”此起彼伏的欢呼声,冲上天牢。

    中州历 983年,是稻草骑兵团的诞生年,所有人,都不知道在这片广袤的大陆上,即将发生多少惊天动魄的故事。但骑兵团首席的称号,叫“爹”,在当时已经流传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