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变小说 > 第九章 大火
    话音未落,群尸直接扑了过来。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内,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,斩马刀绕着他俩的腰一个转,又是一下非常轻盈的半月斩,把涌上来的那一批行尸的头全部切碎。

    不是在脖子下刀,而是直接切碎了脑袋,可见这把刀有多快。刀往后从苏荣他们的头上划过,苏荣他们全部缩头,刀锋把墙壁都切出一条痕迹。

    接着吴牙踩着墙壁跳起,往前一步,将这个院子里的大树,直接砍断。大树倾倒,一头卡在对面屋檐上,树干倒在群尸之间,压烂了一大批。吴牙直接跳上树,爬上一边的屋檐。

    寻马甩着刀把没有被压倒的几个的头直接砍掉。苏荣和小右也迅速地爬上了树,爬上屋檐。寻马随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行尸非常快速地也都开始爬到树上,寻马刚走几步就被扯住了脚,苏荣一弓箭,射穿了抓脚行尸的脑袋。寻马得以脱身。吴牙把斩马刀往树上一竖,行尸爬到斩马刀的位置,就无法再过来了。一躲避这把刀,就会滑下去。

    寻马看着,就觉得在这里可以努力一下,将这里行尸全部都处理掉。吴牙拦住了他:“这些都是我的学生,你看爬不上来笨笨胖胖的那个,是我的助教,还有那个很俊秀的,和边上那个高高瘦瘦的,他们是一对儿。他们都很孝顺,每年都送很多师礼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都死了。“寻马道,“所以你才会把他们都关在你的院子里么?你是在保护他们。”

    吴牙看了看寻马的朋友证:“当兵的么?你是不会懂什么师生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刚才砍他们那两下,不像有什么师生之情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关键时候还是更爱自己嘛。”吴牙说道。他看着下面的尸群:“如果是没有利害关系的情况下,我还希望跟他们多处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顺着屋檐一路往前走,跳过几个建筑的瓦顶,来到一处两层建筑的二楼。吴牙翻身爬了进去,他们发现这是一个学堂大堂的阁楼。这个阁楼平时是放置杂物的,如今被吴牙收拾得整整齐齐,里面有很多的书籍、兵器和食物。

    因为是学堂的阁楼,所以其实没有建筑好的楼梯,向下通行就只有一个十字木梯架在横梁上,要从楼下到学堂的底部,需要在横梁上把木梯拿过来往下放置。而学堂为了能够让空气流通,高度非常高,所以这个阁楼是一个相对完美的躲避环境,只要没有行尸爬到屋檐上,吴牙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四个人坐定之后,吴牙就冷冷地看着他们,苏荣看着吴牙,竟然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寻马看了看小右,小右也看着吴牙,目不转睛,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脸上都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,既像是欣喜又像是惊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寻马问她们两个。苏荣结巴道:“太,太,太帅了。”

    小右就说道:“您就是排名在沈公子之前,排名第4位的吴牙?据说你是法学府的大老师,管着400多个学生,文武双全,而且还是中州公子中相貌最英俊的。你的父亲有法圣的血脉,都说您是下一届法圣最热门的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苏荣看着小右,问道:“真的吗,真的这么出色吗?”

    小右点头:“是的,他比沈公子还要出色,简直就是您孩子父亲的最佳人选。”

    苏荣看着吴牙,这莽撞的女孩竟然说不出话来,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寻马自认为在参宿骑兵中长得也不算差,但是在这样的场合,吴牙被如此地称赞,他还是觉得有一些戏谑。

    吴牙对他们道:“刚才砍碎了二十几个,已经没有400多个了,剩下的全部在下面,我现在是一个没有学生的老师。”说着,吴牙扯掉寻马胸口的朋友证,翻开来看了看,就说道:“还是真是让人印象不深刻,到现在还是想不起一分一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寻马长叹了一口气,“这不重要。”然后看了看吴牙的房间,“你在这里不不打算走吗,我们听说城外有个避难站。这位是府衙司司徒的女儿,我受他父亲的委托,将她送出城外到避难站避难,我们几个人没有办法做到,我们希望得到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吴牙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喝了一口,摇了摇头,说道:“大学府里有非常重要的法术典籍,这些资料都是绝密的,就算只有我一个人,我也要守住这里,不让资料外泄。这些资料非常重要,它对于几十年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有着重大作用,所以我既不能焚烧这里,也不能贸然离开。”

    寻马就道:“中州城都已经沦陷了,几十年之后,这里什么都不会有,只会是一片废墟,不管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,都跟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没有任何关系,你何不帮忙,我们一起结伴出去,在外面可能还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想起来了,你是那个住在樱花树上的。”吴牙说道。他翻开木板,下面是学堂大厅,每张学桌上都有一具砍去四肢的行尸。他指了指一具穿着白色衣服的行尸,说道:“那句实体叫李忽然,他在到我这儿求助之前,曾经路过你的树下向你求助,据说你当时不仅没有救他,还用箭射他。我就知道在跑马场的皇樱上还住着一个活着的人,原来就是你,你当年既然不肯帮助别人,为何现在就让我来帮你?”

    寻马记得那个李忽然,这个李忽然来到皇樱树下时,目光狡黠,不停地看着他树上的食物和武器,寻马觉得此人居心不良,于是不让他上树,和他一起栖息。想不到他到了吴牙这里。

    寻马就问吴牙道:“为何他到你这里求救,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吴牙回答:“他和我说话,对我说了一个慌,被我识破了,于是我就将他丢到行尸群里面,喂我那群学生。”

    寻马骂道:“那你比我更不如,我只是不收容他,不保护他,你直接把他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吴牙道:“这倒也是,那你有没有对我说谎,想骗我什么?”

    寻马叹了口气:“你在这里守护这些典籍,你刚才用那个落雷之术,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从来都没有看到你们法师施展出任何有用的法术,其实这些都是皇帝哄骗你的。你把你们的大好青春和才华浪费到这些地方了,实在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吴牙说道:“法术是一定存在,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使用它的窍门。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,在这个大陆上一定有人可以使用法术,我希望自己是第一个,所以我要在这里潜心研究。反倒是你,皇樱树上的人,你带了一个孕妇和一个脑子不是很清醒的小女孩到我这里来,告诉我城外有避难站,城外有未来的希望,你亲眼见过吗?如果你没有亲眼看到过,你就这么信誓旦旦地跟我说,也许你会把我们所有人害死。你知道吗,我只相信我眼前看到的东西,就是这个小阁楼,我觉得它很温馨。”

    寻马对他道:“如果你的食物吃完了呢,如果你的水喝完了呢?你知道终有一天,食物和水都会消耗完,那时候你怎么办,在这里坐化吗,嗯?”

    吴牙想了想,点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把你们的食物和水都给我留下,否则我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寻马立马做了戒备的姿势,吴牙也立即做了一个进攻的姿态,两人在小阁楼里剑拔弩张。寻马的胡子都快气歪了,他一直对吴牙的印象很不错,但他没想到吴牙是这么一个脑子脱线的人。僵持了一会,寻马发现吴牙并不想进攻,似乎说这些话只是想把他们赶走,心中一叹,看来和这个人缘分已尽,就把朋友证丢给他,对边上的苏荣和小右说:“我们走,有帮不了我们。”转头就看到苏荣和小右已经在打开自己的行李,在房间里面寻找自己休息的地方,还一起商量。

    寻马问道: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荣道:“我们不走了,我要跟这位儒雅先生生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苏荣和小右的行李连同两个人一起被吴牙从法学院门口扔了出来。寻马跟在后面,吴牙对寻马说:“祝你们好运吧。”

    寻马转头问他道:“你说你在这里守护这些法术典籍,说了一件几十年之后要发生的事情。那是件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吴牙说道:“我们几位所谓的中州才子,都听沈末讲过很多故事。沈末和我说过一件事情,他说,几十年后,这些法术会变成史上最重要的东西,还有他自己的整个理论,我不想复述,但是她说的话,我相信,我也看到过他让我看到的神迹。所以,我会坚信我的想法。如果你们想知道真相的话,你们可以去问沈末本人。”

    寻马心说:沈末已经被这个苏荣小姐一箭把脑子射穿了。看来这个沈末真的不是浪得虚名,他的学说理论还真的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,甚至包括这个吴牙。吴牙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并且信服别人。

    寻马把苏荣小姐扶起来。一行人也没有走远,就来到了吴牙所住阁楼的对面的同样的阁楼。这个阁楼是个杂物间。

    吴牙所住的这个学堂叫礼学堂。而他们所住的这个学堂叫天学堂,都是一模一样的建筑。三个人想办法爬进阁楼里,和吴牙对窗相望。

    苏荣说:“就算不能和他住一起,隔窗相望也是很浪漫的。如果让他来做我孩子的父亲,相信我父亲一定很满意,不会再追究我了。”

    吴牙把窗户关上,再也没有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寻马心中非常恼怒,想潜到后面的法学堂,把所有的典籍一把火全部烧光,这样的话吴牙也许就毫无牵挂了。他想到,如果是这样的情况,以吴牙的性格,他肯定会把自己斩成了两段。

    事情再次陷入僵局,如何让吴牙帮他们呢?刚才吴牙的行动力和能力,让寻马非常羡慕,有这样能力的人,他们出城应该机会很大。

    苏荣和小右很快睡着了。孕妇一般是很能睡的,但侍女小右也真是能睡,这两人简直就是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寻马心中郁闷,来到屋顶上躺着,直到入夜。黄昏的时候,从皇城开始放礼花。寻马不知道这是一种求救信号,还是一种异样凄凉的信号。但他能听到礼花响起的时候,所有行尸都开始在屋内或者道路上向礼花声响起的地方默默走去。

    礼花一直持续了半夜,接着从皇宫的方向亮起了熊熊的火光。似乎皇宫的人将行尸引到内城皇宫的城墙之下之后,用什么燃料点燃了这里的行尸群。因为不可能存在救火的情况,而大火是无法烧尽城墙,所以,寻马意识到皇宫里的人应该已经放弃了整座中州。他们根本不管不顾这些火会不会把整个城烧光,只是想把行尸吸引过来,不停地剿灭。

    这场火越烧越大,浓烟的味道开始散发到整个城区。

    寻马看着熊熊燃烧的火,被火光映照出的皇城内城墙,忽然间有一个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的灵感。他知道怎么骗吴牙,让他帮助自己,但这件事要冒非常大的风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