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山村小神农郭半仙 > 第三百八十一章以死相逼
    修建三层戏楼,并完成装修,而且还要做桌椅等家具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何常在一直做到天色凝结成乌黑,都没将戏楼修成,还在戏楼三楼雕刻一些戏子人物图案。

    司夏去农家院下了一碗面,端到戏楼之下,冲他喊道:

    “何常在,我给你下了一碗鸡蛋香葱面,你下来吃吧,还热乎呢!”

    何常在瞅了司夏一眼,说道:“姑娘,谢谢了,修不成戏楼,我可没心思吃饭,你吃吧!”

    司夏见何常在不吃自己幸苦做的面,努了努嘴,神色有些不悦,喊道:

    “何常在,天色这么黑,你能看得见吗,用不用我找杨伟给你溜个灯呀!”

    何常在沉声道:“不用,我眼神挺好的,能看的见,晚上天冷,你早点回去睡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回老宅找美娟姐姐了,面条我给你放戏楼下了,你要是饿了,就下来去农家院热一热吃!”

    司夏将碗放在戏楼之下,脚步轻快,一蹦一跳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艳娇拿着一个手电筒上了楼,给何常在照明。

    何常在见是陈艳娇过来了,心里很是复杂,稍稍愣神之后,说道:

    “陈艳娇,这大冷天的,你回去吧,我眼神很好的,不用照明,也能干活!”

    陈艳娇一听何常在撵她走,不由心头一凉,感觉很不是滋味,语气有些哽咽道:

    “常在,你还不肯原谅我是不是!”

    何常在一边干活,一边说道:

    “陈艳娇,你不要执迷不悟了,我们两个是不可能了,你之前的所作所为,已经在我心上扎了一刀,想要弥补,是不可能了!”

    陈艳娇听到何常在如此绝情的话,一时之间,眼眶有些红了,她伸手一指楼下,目露坚定之色,认真道:

    “常在,你要是不原谅我,那我今天就跳下去,死给你看!”

    何常在冷声道:“陈艳娇,你别在这里惺惺作态,演戏了,我看见你这副模样,就感觉很是厌恶!”

    陈艳娇踱步走到了楼边,看了一眼十几米高的戏楼,身子不由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她感觉自己所向往那种富贵人家的优越生活,就像这三层戏楼一般,高处不胜寒。

    到头看,自己还是一个劳碌命。

    陈艳娇看向何常在,很不甘心,她惨笑一声,咬了咬牙,决定赌上一把,抬腿越过整块木板做成的栏杆,闭上眼睛,跳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疯了吗!”

    何常在虽然打心底对陈艳娇恨之入骨,但还是不愿意看到她死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他双脚发力,纵身越过栏杆,飘然下落,凌空抱住了陈艳娇,缓缓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陈艳娇感受到何常在的怀抱之后,喜极而泣,一脸激动道:

    “我没死,常在,你救我,是不是原谅我了,我实在是太幸福了!”

    何常在将陈艳娇放在地上,漠然道:

    “陈艳娇,你想多了,我只是觉得我这戏楼还没有建好,你就死在了这里,不吉利而已!”

    陈艳娇一听这话,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“常言道,好马不吃回头草,就算你心性大变,变成温柔善良的模样,我们两个也回不到从前了,你就死了这一条心吧!”

    何常在可记得陈艳娇是怎么一把接着一把将自己推出屋门,和李大壮两人串通起来夺他房子的,他又怎么可能心生怜悯,和这种女人重归于好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纵身一跃,扶摇直上,身子轻盈的跳上三楼,用手中刻刀继续雕刻了起来。

    深秋的风很是凉,吹在陈艳娇身上。

    她不由打了一个哆嗦,感觉自己衣衫单薄,很是无助。

    陈艳娇抬头望着何常在站在三楼雕刻一些环肥燕瘦,容貌不一,争妍斗艳的戏子。

    呆呆的看了好大一会,这才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谁知,陈艳娇刚出戏楼院落之外,便被一个身穿西装,背后背着一个长方形包裹的光头男子从身后抱住,并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光头男子挟持着陈艳娇进了戏楼,冲何常在喊道:

    “我听我们四季山庄的头牌花魁梁玲说你强行非礼了她,我乔庆棠今天过来,是特意为她讨一个公道的!”

    何常在将手中刻刀别在腰间,对光头男子道:

    “你别在这里讲这些子虚乌有的事,我是不会对一个风尘女子产生半点兴趣的!”

    乔庆棠冷声道:“我四季山庄的人说有,那就是有了,今天你若是给我一千万,外加修好我背后这一把琴,我可以对你的所作所为既往不咎,不然的话,我就掐死怀中的这个女人!”

    何常在面色平静,淡然开口:

    “我现在身边不缺女人,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一个红杏出墙,绿了我女人的死活吗,还张口跟我要一千万,你也太高估她了!”

    乔庆棠伸手抓住陈艳娇的脖子,将她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艳娇瞬间面色憋的通红,双眼圆睁,手脚乱蹬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常在口中念诀,施展隐身术,身子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乔庆棠见何常在突然消失,顿时面容一变,他一脸惊疑不定的望着四周,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小子,没想到你还懂一些道法,我劝你别耍什么花招,你要是敢轻举妄动,我一定第一时间掐死怀里这个女人!”

    就在电光火石之间,何常在怕失手了,将体内真气汇聚于拳头之上,身影一闪,一拳打在了乔庆棠面门之上。

    霎时间,他面露惊诧之色,脑子一阵眩晕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陈艳娇脱困之后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何常在口中念诀,现了行。

    陈艳娇看到何常在凭空出现,面露震惊之色,随即,扒拉开乔庆棠还抓着她脖子的手,从地上站了起来,扑到他怀里,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常在下意识的想推开陈艳娇,但心想她是因为自己,才被乔庆棠抓的,心头一软,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在陈艳娇抱着自己埋头痛哭之时,掏出手机,从五通神那里买了一张笃信符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等陈艳娇抽噎声渐小,何常在干净利落的一把推开了她。

    然后,踱步走到乔庆棠身边,将笃信符贴到了其背后,等到符咒消失,踢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乔庆棠醒来之后,何常在叮嘱其一些事,让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陈艳娇,人吗,知足常乐就好,不要妄想太多,天儿冷,早点回去睡吧!”

    何常在犹豫片刻,伸手拍了一下陈艳娇的肩膀,纵身一跃,上楼,抽出腰间刻刀,继续雕刻。

    陈艳娇今晚看到何常在一些通天手段,隐隐明白了两人之间如今的差距,有些落寞的离开了。